公司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特高压提速:“四交四直”特高压工程今年上半年将全面开工

2015.05.25【已经被浏览6777次】

(转自:能源杂志微信   作者:范珊珊)

2015年刚刚过去的四个月,关于特高压的消息接连不断。

4月下旬,国网新疆分公司对外称,新疆将开建准东至成都、准东至华东两项±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1100千伏是我国电压等级最高、送电容量最大的输电工程,也是继哈密-郑州±800千伏后第二条和第三条“疆电外送”特高压直流输电通道。据报道,目前工程已开始换流站和线路廊道的选址工作,工程计划于2020年建成。

根据国网公司对外提供的信息,±1100千伏准东至四川成都特高压直流工程,起点新疆准东将军庙换流站,终点四川成都换流站,途经新疆、甘肃、陕西、四川4省区,线路全长2456公里,输电容量1200万千瓦。工程投资约400亿元。±1100千伏准东至华东特高压直流工程,起点新疆准东五彩湾换流站,终点安徽皖南上岗换流站,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河南、安徽6省区,线路全长3337公里,输电容量1200万千瓦。工程投资约461亿元。

除了新疆即将开建的上述两条特高压直流项目。327日,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开工动员大会在京召开,这是继“两交一直”工程(淮南—南京—上海、锡盟—山东、宁东—浙江)核准开工后,第4条获得核准开工的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重点输电通道。

2015年初这些接连不断项目消息和去年特高压取得进展息息相关。2014年,可以说是特高压线路打破僵局的一年。12条线路被纳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意味着一直受争议的交流特高压受到高层认可。

随着“十三五”的到来,电力需求增长依然每年递增,西南水电以及三北地区的风电发展中限电问题依然突出,外送通道建设滞后也引发了电源投资者的不满。

而随着12外送通道线路的获批,特高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对于特高压主推者国家电网公司来说,在12条通道中被纳入的四交四直特高压工程,今年上半年将全面开工。这也就意味着,特高压提速时代全面来临。

新项目

据记者了解,对于国家电网公司而言,除去上述所说的“四交四直”项目,在2015年,酒泉—湖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有望开工,这些项目都将于2017年左右建成。另外国家电网公司在“四交四直”的基础上,规划了“五交八直”输电通道。

此前,因特高压交、直流技术路线之争,其建设规划和进度几番修改延迟。而近来大范围雾霾频发,终于促成国家决策部门下定决心。20146月,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12条重点输电通道建设的通知》,计划这些线路于2017年投产运行。

“我们判断,跨区输电在‘十三五’期间,会是一个加速或者是大规模建设的阶段。去年国家一次性就批了12个外送通道。在过去,跨区线路都是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核准,而这12个通道是一次审批,就是这12个外送通道,不再评估,直接进入核准程序。总投资应该是两千一百亿。”国家电网公司新闻发言人、发展策划部副主任张正陵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

随着这些项目落定,配套电源建设也在紧锣密鼓的推进当中。2014712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锡盟-山东特高压线路,成为12条输电通道中首条获得核准的线路。近日,国家能源局向内蒙古发改委发函,同意锡盟煤电基地锡盟至山东输电通道配套煤电项目建设规划实施方案。在这一实施方案中,大唐锡林郭勒电厂等7家,共862万千瓦煤电项目作为锡盟-山东特高压配套电源。

在上述项目复函中,列入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的配套煤电项目分别为:大唐锡林郭勒电厂、神华胜利电厂、神华国能查干淖尔电厂、北方胜利电厂、华润五间房电厂、京能五间房电厂、蒙能锡林浩特热电厂。除蒙能锡林浩特热电厂为2×66万千瓦机组后,其余均为2×66万千瓦煤电项目。

事实上,随着特高压的逐步推进,我国电网基本实现交直流互联。在我国,由于长期以来电网和电源规划相对割裂的状态,电网建设滞后于电源建设速度,造成了三北地区弃风、以及西南地区弃水状况。

在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看来,面对“能源资源与负荷中心呈逆向分布”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我国的跨区跨省输电能力落后于电源建设,目前12条通道远不能满足电源建设的需求。


根据国家规划,到2020年“三北”地区风电超过1.6亿千瓦、光伏发电4000万千瓦,需要外送1亿千瓦以上;四川水电新增5800万千瓦,需要外送3800万千瓦。但12条输电通道中,“三北”新能源外送能力增加不到4000万千瓦,没安排四川水电送出,将会导致严重的弃风、弃光、弃水。

“强交强直”格局

在张正陵看来,随着特高压项目的推进,未来电网将是“强交强直”格局,交直流建设相互匹配。“像过去煤炭主要开发就是在山西,山西距离近,所以山西到北京的外送通道,500千伏就可以。蒙西向北京送电,也就是500千伏。而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一是能源开发距离越来越远,比如现在新疆能源基地开发;二是内蒙的电,不能只送北京,还要送到济南去,500千伏就不行了,直流又不合适,甚至内蒙的电还要送到江苏去。所以在这次获批的12条外送通道中,就有一条蒙西到江苏的直流线路。随着送收端距离增加,因为直流有经济性,所以直流的应用,前景也是很广阔的,并且有交流作匹配。中国未来的发展,一定是强交强直,肯定不会是强直弱交,强交弱直。”

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交直流投资中,基本相当。在已经获批的12条外送通道中,除了3500千伏通道,9个特高压项目实际上是四交五直,实现了互相匹配。

“实际上在我们的规划里面,特高压交流和直流,都是很重要的,在投资上基本是相当的,不偏颇一方。为什么不是9个常规输电,3个特高压?为什么直流和交流基本相当?说明国家安排的这12个通道,确实符合我们国家能源以及电力流和电网发展的规律。”张正陵解释说。

“从技术上来讲,不能只搞特高压直流,也需要交流。交流有两个功能,一是送电,二是成网;直流只有一个功能,就是送电。就像高速公路一样,高速公路本身也具有很大的运输能力,但本身可以成网,四通八达的可上可下,它非常灵活。比如从北京到上海,沿途会经过天津、济南,可上可下,交流可以做到这一点,可以兼顾沿途。它可以成网,我们讲电网,指的就是交流,交流是成网的。严格来讲,直流是成不了网,它是点对点的输送。交流这么好,又能送电,又能成网,那我干脆只搞交流,不搞直流。但是,直流优势就在于远距离,大规模,满足点对点的这种输送需要上,具有很强经济性的,并且距离越远的,它的经济性越好。”

通常而言,在直流线路的两端,分别装有换流站,造价极其昂贵。所以直流的换流站,比交流的变电站要贵得多,所以当距离短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直流就不合算了。

当超过一定距离之后,直流比交流是具有一定优点的。“新疆电外送距离达到2000公里以上,我们就选择直流,因为直流比交流经济上有优势。而在我们负荷中心,1000公里到1500公里,这样一个距离内,我们就选择特高压交流。像两交两直的批复里面,蒙西到山东,蒙西到天津,都是六百多公里,用直流就不划算,用交流才划算。在这种距离下,它比直流有经济性,也能解决经济性的问题。”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直流、交流特高压线路将实现同步发展。

按照国家电网公司提供给记者的规划,到2015年建成“两纵两横”特高压网架和7回特高压直流工程;2020年建成“五纵五横”网架和27回特高压直流工程,联接各类大型能源基地与主要负荷中心,跨区输电能力4.5亿千瓦,保证5.5亿千瓦清洁能源送出和消纳。届时,东中部地区受入电力流达到3.5亿千瓦,每年输送电量1.9万亿千瓦时。

在欧阳昌裕看来,“十三五”期间,电网应该加强两个终端建设,使得跨区、跨省输电能力大幅度能力,平衡好建设节奏与解决电源存量以及增量输送问题。

而随着“十三五”的临近,一直缺失的电网规划在紧张的制定当中。特别是从去年以来,电力增速逐渐放缓,出现了电力供需基本宽容的状况,提高电力资产利用率是当务之急。如何统筹协调电源和电网建设成为了考验规划制定者们的一大难题。